早晚读书加盟代理 李国庆的早晚读书梦,未来改变知识付费行业

【早晚读书消息】 
2020年3月17日下午3:56
九月的倒数第二个周五,离国庆小长假还有十天,封面新闻记者在北京三里屯SOHO一间十平米左右的办公室见到了李国庆,他的办公桌上躺着一本瑞·达利欧的《原则》,还有一壶刚沏好的普洱茶。几天之后,他就要迎来自己的第55个生日,也是他离开自己亲手创办的当当网之后,新公司、新团队陪他过的第一个生日。 
在当当网的时候,李国庆保持着一个习惯,每年的小长假一定要和家人朋友一起出游。即便是创业最艰苦的日子,平衡生活和工作总是他不会妥协的原则。但今年,李国庆有些舍不得花时间出去旅游。“今年我休息得够多了,所以节假日想留在北京工作。”
谈现状
完成半年目标到闪电扩张
今年2月20日,公司创始人李国庆正式离开当当,留一下一篇充满情怀的公开信,也留下了定会再启程的誓言。
6月2日,时隔三个多月之后,李国庆以新公司创始人、总编辑的身份,在北京上线了早晚读书,正式进军知识付费市场。这是一款将知识付费与读书相结合的内容产品,通过邀请不同领域的精英组成讲书顾问团为用户推荐阅读。
早晚读书上线的时候,邀请到了1100位不同文化领域的KOL加入讲书团,包括俞敏洪、贾平凹、张绍刚、喻恩泰、麦家、黄磊等。第一期40位讲书团顾问,计划为用户精选300本书推荐阅读。其中100本书经过自己的实践以及阅历对该书进行输出,通过音视频形式呈现。付费模式上,采取了按年付费的方式。
上线至今近四个月,早晚读书付费用户数已经超过了10万人。李国庆告诉记者,新公司第一个半年的主要任务是解决产品跟用户的适配性,明年再开始闪电式的扩张。“明年的目标是达到100万付费会员,后年达到300万付费会员,第5年的时候争取达到四五百万人。明年访问人数的目标是过千万,5年超过4000万。”
谈模式
早晚读书欲以聚焦突围
依靠名人大咖来带动用户付费的模式,早晚读书之前有喜马拉雅、蜻蜓FM和得到等玩家试水。在解读书这条赛道上,樊登读书会跟早晚读书的打法比较接近。此外,有些企业除了做有声书、解读书,还做知识付费课程。
早晚读书当前只做解读书。
上线之初,李国庆就提出希望早晚读书专注于做精品,出精华。“要给用户‘百度上搜不到内容’,将书里那些如同注水一般的内容抛掉,真正总结出书中的精华。”
李国庆告诉记者:“我们第一期只做解读书,不做听书版。我们现在做的就是把厚的书读薄,提炼出题要,然后明其理,让大咖结合自己的人生阅历,深入浅出地解读。”
用户获取方面,李国庆和他的团队将重点放在了三、四线城市,争取那些平时读书少的人加入阅读,希望他们利用碎片化的时间,能够45分钟读完一本书,一年跟着读三五十本书。
在选书的时候,早晚读书也有明确的侧重点。第一大类是亲子,占比在35%左右;第二大类是职场,包括年轻人在职场的生存发展,也包括管理者怎样管理企业;第三大类是自我成长,用有营养的励志来取代传统煽情的鸡汤,比如心理学素养等,这种占比在25%左右。
谈技术
“AI大数据+人为”筛选好书
在选择书目方面,李国庆表示会使用“AI大数据+人为”筛选的模式,发现隐藏而伟大的好书。“根据图书畅销榜、话题热度榜、内容实用性、经典榜单、内容差异化、顾客的需求等数据支撑选书,同时还有讲书大咖、会员代表、选书编辑等多人参与。”
作为一家在人工智能、大数据时代成长起来的企业,早晚读书当前除了将技术运用于搭建平台以外,同时也让技术在选题决策方面开始发挥作用了。
“比如说用户听了多少时长,完听率有多少。多少人全听完45分钟的内容?多少人听了1分钟走了,多少人听了7分钟走了,多少人听了15分钟走了,然后再形成回访,再来改变我们的选书方式,甚至是解读方式。”李国庆说。
据了解,当前知识付费产品完听率普遍在30%到50%之间,早晚读书目前做到了超过50%。李国庆表示,下一个目标就是希望到了10月份,平均完听率都过60%。
谈迭代
PGC到UGC ,音频到视频
当前,行业内有质疑的声音认为,早晚读书邀请名人解读的模式并不新颖,并且可能面临一旦名人离开平台,粉丝就可能随之而去的问题。
对此,李国庆告诉记者,早晚读书要做成平台,聚合不同领域的大咖,所以不用担心个别大咖离开的问题。而且在公司初创的时候,不仅不用担心大咖带走用户,反而还会不断从大咖的加盟受益。李国庆说,有时候一个大咖发一条微博谈到自己解读的书,就能给平台带来一千个用户。
不过与此同时,早晚读书也正在通过模式的变化,从结构上来保障平台内容的丰富性,下一步将在PGC(平台生产内容)基础上加入UGC(用户生产内容)。“未来可能有人讲一本受众面很窄的书,或许就一万人听他,他可以自主定价;一个读书会也可能一年就600个会员,但可能活动频率更高,他们读的书可能特窄众,但是会让用户非常有获得感。”
短视频时代,早晚读书在制作节目时也兼顾了视频模式。上线四个月以来,随着镜头语言愈加丰富,收看视频的用户比重也从30%左右上升到了50%。在李国庆看来,视频会作为公司在初创阶段吸引用户的一个重要手段,不过音频还是公司未来的主要方向。
目前,早晚读书的付费用户刚过10万人,李国庆坚持用聚焦解读书的打法带领这家年轻的企业前进。同时,他也希望大概花两年的时间,在付费用户数突破300万的时候,进一步拓宽自己的业务。“除了知识,要进入更娱乐化的节目吗?那是下一步的选择,现在暂时还没考虑。”
谈投资
“这回我要换一个打法”
从离开当当到再创业,李国庆的一举一动都备受行业关注。早晚读书这个项目也受到了资本方的亲睐,李国庆在采访中也向记者证实,确实有不少风险投资公司想来投资,其中包括IDG和高融资本等。
“一来资本方觉得知识付费是个风口,而且觉得李国庆来干这事儿也很符合他的人设,因为有足够多的行业资源的支持;二来我又找到了拿读书会收年度会员费作为模式,资本方认为这是一个好的切口。又有风口又有抓手,大家还是看好我的。”
但李国庆这回决定换一个打法,不要投资人投资。
“我要做一个有耐心的投资人,剩下更多的股份,拿给我们核心的团队和全体员工,全员持股。”李国庆说,他要让各省市合伙人成为股东,让选题顾问、解读人成为股东,读者也成为股东。“我是要这个感觉,我觉得他们更能创造这个平台价值。适度的资金,我就能解决。”
目前,早晚读书已经在11个省签约了早晚读书城市合伙人,在地级市发展了60多个独家合伙人。最新提出的目标是发展一万个阅读大使,并且让这些人都在经济上有收益,用分佣的方式来吸引用户参与推荐。除此之外,公司还会设置一个首席阅读官来管理这些阅读大使。
谈手感
把“正确地做事”放在第二位
“少年心,鬓如霜,还能创辉煌?”李国庆在2月公开信的结尾留下了这句话。
“重新来一遍,我感觉特别游刃有余。”李国庆告诉记者,在当当经历了创业的各个阶段,这次创业自己很清醒,知道什么时候该干什么。
“现在部门之间的沟通流程?不重要。报销制度?也不重要。公司总共就60人,重要的是什么?是做正确的事。而正确地做事,就是执行细节,在这个阶段不重要。”李国庆说。
决定从头再来时,李国庆也曾思考过一个重要的问题——在管理过大公司之后,还有没有创业的手感?
他告诉记者,这种手感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。“第一个是模糊决策,没有数据还能决策吗?好多大公司领导已经做不到了;第二个,对过程能抓得细吗?原来就是要结果,过程是副总,高级总监的事儿,对过程还能有跟踪、有里程碑目标吗?第三个是对消费者的觉察。对90后、00后,对三四线城市的用户,还能不能有消费者觉察,能不能跟他们建立情绪情感的连接?”
回忆起来,他发觉好在自己在当当的最后三年接手了一些创新的业务,带了初创的团队,管理过20人左右的团队,也正是这一段经历,让他保持着手感。
这一次创业最大的改变,李国庆认为就是改变原来“夫妻店”的模式。“我们家在当当现在占93.5%,其他的管理层骨干才占这个6.5%。这次早晚读书运营模式我就大比例地团结,从员工到省市合伙人、大咖们,都把股份给散出去。分三年发,受到这种激励以后,每个员工都自发地努力。现在,不像在当当整天声嘶力竭督促着大家往前冲,现在大家推着我往前冲。”